第一卷 筚路蓝缕 第两百九十一章 际会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cc


    “约翰,告诉我,你没能投资他,对吧?”冯一平叉腰看着约翰,非常认真的问。

    约翰有些赧然,重重的吸了一口雪茄,“暂时还没有机会,”

    这事吧,是让他觉得有些遗憾的一件事,因为那好像意味着,和岛上的很多人相比,他的实力还差了一些。

    “呼,”冯一平重重的呼了一口气,“那就好,”

    就和他原本对野蛮女友的印象非常深刻,但却完美的错过了一样,有很多和他重点要经营的领域,并不是太相关的信息,他也并不是总能在事之前就恰好能想起来。

    但听到了麦道夫这个名字之后,他怎么能不明白那位此时还被很多人削尖了脑袋去认识,去给他送钱的人,玩的是什么把戏?

    他一手打造的这个史上金额最高的庞氏骗局,可是次贷期间,华尔街最著名的新闻之一。

    说得不好听一点,那应该也是受次贷波及到的民众,当时听到的最让人解气的消息之一。

    因为麦道夫那个骗局,坑的都是有钱人,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连被他骗的资格都没有。

    “约翰,你会因此而觉得庆幸的!”冯一平又说。

    约翰在棕榈岛上有别墅,冯一平知道,但他不知道,巨骗麦道夫在这里也有别墅,而且看起来,这里还是他吸纳投资者,或者说,引人上钩的一个主要场所之一。

    如果马灵的老爸老妈,也因此跻身上当者的名单中,无论如何,这对他而言,无论如何,都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或者说,是一个讽刺。

    因为一定意义上,那就等同于他也被骗了一样。

    幸好啊,现在看起来,连约翰也没有被麦道夫骗的资格,这怎么也是一件幸事。

    约翰闻言非常不解,“为什么?”

    其实,此时他大概听出了一些道道,只是,他本能的不愿意去想,那怎么可能?不可能吧!

    冯一平没说话,只是拍了拍自己儿子妈他爸的肩膀。

    约翰此时真的淡定不起来,他把雪茄朝地上一丢,拉着冯一平,“你这是……什么意思?”

    此时恰好有几个人说笑着走过来,冯一平蹲下去捡起雪茄,等那几个人走远,才问约翰,“你能保密,对吧!”

    冯一平问出的这话,顿时让约翰有些恼火,我当然能保密!我像是那些藏不住秘密的年轻而冲动的人吗?

    你也不想想,我都多大岁数了,你也不看看,我孙子都多大了?

    哦好吧,那是你儿子。

    冯一平看了眼那边的酒店,把约翰拉到一旁,低声问道,“约翰,你听说过一个叫查尔斯庞兹的人吗?”

    “上个世纪初的波士顿,他可以说是非常知名的一位……”

    “你是说,庞氏骗局?”约翰的声音都有些颤,“真的是庞氏骗局?”

    冯一平有些惊讶的看了约翰一眼,对这个这么清楚,不错啊!

    他哪知道,那是因为,此前同样有一些说麦道夫这是庞氏骗局的言论。

    不过,那些言论很快就沉了下去。

    那些按月从麦道夫那里拿到回报的富豪们,对这些言论不屑一顾。

    他们自信没人敢骗他们,不仅是因为,从来只有他们骗别人的份,主要是因为,他们不能相信,会有人敢同时欺骗他们这么多财大势大的富豪。

    除非那人是个疯子。

    可是麦道夫看起来像是个疯子吗?

    “你想想,他是不是从来不肯向投资者说明他投资的方向?”

    “是,”约翰说。

    他自然听说过,接受你投资的时候,他就会明确说明,不希望你过问投资的方向。

    “但那是因为需要保密……”

    冯一平没理会约翰的话,“他是不是始终在不停的吸纳资金?”

    这个,是,应该每天都有人在想办法认识麦道夫,给他送钱。

    “他是不是非常肯定的承诺,一定是只赚不亏?”

    这个,自然也是,这也是那些人争先恐后的抢着把钱送给他的主要原因。

    因为,就是巴菲特,也不敢对投资者说出这样的承诺。

    “你再想想,无论是你投资的那些回报很高的股票,还是海蒂买的黄金,都是非常好的项目,是吧,但无论是你的股票还是海蒂的黄金,是不是也会受大环境的影响而出现波动,不可能具体到每个月,都会有非常稳定的回报?”

    “这么说,是真的?”约翰喃喃道。

    “你是说,这个岛上,有很多人,都有向他投资?”

    “是,很多人以能向他投资为荣,”约翰说。

    能在在乡村俱乐部的球场上挥杆,能上麦道夫的游艇,已经成为一个高端圈子的标志。

    “金额呢?”

    “我听说,几亿美元的不在少数,多的,有几十亿,”

    “啧啧,”冯一平摇头。

    这真是一个不合格的骗子。

    这个行业,不是好像有一个铁律,兔子不吃窝边草吗,麦道夫怎么就专从自己的邻居,同一个俱乐部的朋友身上下手?

    但想想,好像也能理解。

    如果一些和你关系一般的朋友,你都能为他们带来高额的回报,而把和你关系更亲近的朋友拒之门外,那一定会让人怀疑。

    还有,资金缺口太大,因而,让他的这些巨富的邻居以及俱乐部的朋友上船,自然最有效率。

    “相信我,那个俱乐部的会员,以后一定只会觉得,加入那个俱乐部,是一种耻辱,”

    “还有,你有没有兴趣在这个岛上,多购入一些房产?我想,很快就会有机会,”

    可以肯定,这些人给麦道夫的投资,不一定全部是自有资金,把自己的一些不动产,比如房子,拿去贷款,再投给麦道夫,那会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主意。

    但不说到明年会愈演愈烈的次贷危机,可能对他们其它的收益造成的影响,就说等到麦道夫骗局败露,他们的钱都拿不回来的时候,相信一些人,可能会保不住他们在这里的房子。

    “对不起约翰,我得进去了,”冯一平看了下表,指着酒店说。

    “嗯,”约翰只点了点头,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

    过了一会才对冯一平的背影喊,“晚上记得来家里吃饭,”

    …………

    约瑟夫胡利此时已经抵达了酒店,他看了看,离会面还有十多分钟,他正准备上楼去自己房间,突然看到一位女士,一位亚裔女士,准确的说,一位华人女士,朝大堂一侧走去。

    他知道,那边是酒吧。

    他马上改了主意,也决定去酒吧喝一杯。

    他毫不费力的在这个连通着海滩的酒吧里,找到了刚才的那位女士,同样不出所料,那位女士的桌旁的一个人,正坐着他想象中的那位。

    虽然说金融圈子里的男人,普遍都会在高级会所里,花很多钱,而其中的大部分,又主要是花在一个个女人身上。

    但约瑟夫胡利就是再急色,在这个紧要的时刻,他也不会动那些花花肠子。

    之所以跟过来,主要是因为这位女士,是华尔街的知名人物,而她最知名的,就是始终坚定的跟着自己的上司走。

    上司离开大摩,她也离开大摩,上司加入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她也加入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

    上司回归大摩,她也跟着回归大摩。

    是的,此时坐在那位女士桌旁的那位,正是在o5年上演甜蜜复仇的那位先生,现任大摩的董事长兼ceo麦晋桁(John\mack)。

    虽然知道,麦晋桁此时也出现在棕榈滩,并不奇怪,因为此时的棕榈滩,一向是这些人喜欢的度假地,但约瑟夫胡利就是觉得,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说不定,这位先生来这里,可能还会和自己有关系。

    等到他在另一张桌上,见到了另一位重量级的人物,他几乎是马上坚定了自己的判断,是的,他们此时来这里,肯定和自己有关,确切的说,一定会和自己要见的那位有关。

    那另一位重量级人物,是在保尔森接受了白宫的聘请,担任了财政部长之后,他的接任者,也就是华尔街另一巨头,高盛的现任董事长和ceo,劳尔德贝兰克梵。

    自己这一趟,真是来对了,约瑟夫胡利心说。

    而在此时的波士顿,劳伦斯芬克也觉得,自己这一趟,也是来对了。

    “那么,祝我们合作愉快!”他笑着站起来,朝对面的人伸出手。

    “合作愉快!”笑着和芬克握手的那位,正是没能来棕榈滩的道富集团董事长。

    几乎是在劳伦斯芬克介绍了大概的计划之后,他们就一拍即合。

    劳伦斯芬克他们,此时需要把道富拉到自己一边,而对地位已经边缘化的道富集团负责人来说,他更需要一个这样的机会。

    …………

    “一平,他们都到了,”冯一平刚进酒店大门,一直在看着手表的吴倩马上迎了过来。

    冯一平看了看表,刚好离约定的时间还有近十分钟。

    “那走吧,”他朝电梯那边走去。

    “他们此时都在酒吧,要不要先过去打个招呼?”吴倩建议。

    冯一平想了想,“也好,”

    他一进酒吧,酒吧明显安静了一下,但马上,又一下子活跃了起来。

    他看到,有几个人站起来朝自己走过来。

    “你好,马克先生,”“你好,贝兰克梵,”“你一定是道富的胡利先生,”他先后和那几位打招呼。

    这时,又有一个人走过来,“冯先生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冯一平一愣,这就是麦道夫啊,原来,他此时并不在船上。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