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辣文 > 全知全能者

第一卷 梦中大千 第628章道生,识灭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cc


    许广陵如同陷入了一场梦境。

    曾经的梦境很清晰,从那九品白玉羹开始,他一步步地走进了大宗师,然后,很久都没有再做梦。

    而现在,当他只是随意地醉心于意识的演绎之时,却渐渐地恍兮惚兮。

    意识其实是很清晰的,只是太多的启悟和发现,太多的想法以及想要尝试的东西,纷纷生发,让他越来越应接不暇,于是慢慢地,就进入了一种迷离之境。

    意识如光如电,在一种不可名状的“高速通道”飞翔,而且是千百万道意识一起。

    所以,慢慢地,他“醉”了。

    一边,极其清醒着,比正常状态下更清醒,意识之的纤毫之变,都被清清晰晰地感知着。

    另一边,却是熏熏然,陶陶然,如在幻。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很久。

    许广陵本能地感觉这样的会难得,所以也就不管不顾地沉浸在了其,直至彻底地失去时间的概念。

    而当他醒了过来的时候,却不知,到底是醒了过来,还是真正地进入了梦境。

    因为,他来到了自己的意识之。

    意识幻化成一片空间,实实在在的空间,而他如空间之主般,临降此地。

    一个不大的湖泊。

    湖泊的心,是一个小岛。

    小岛很平,基本可以视为只是高出于湖泊的地面而已,其地质,看不出是沙是土。

    小岛上,零星地生着一些草木。

    许广陵视线逡巡,然后向小岛边缘的一丛小草走去。

    这么说其实是不正确的,因为更准确的说法是,随着他的心念动处,他好像变成了一缕风,然后这缕风,吹拂上了那丛小草其的一株。

    随后,这株小草轻轻摇曳起来。

    也就在这种摇曳,景象频生。

    一位老人,在一棵老松树下打着拳,起、承、转、合,从开头,到结尾,一招一式,架式沉稳却少变化,动作舒缓却少悠扬。

    章老先生!

    曾经的章老先生,现在的他的老师。

    这正是许广陵当日在公园,初见之时,老人为他演示太极拳的那一幕。

    随后,景象继续变化。

    另一位老人的打拳。

    陈老先生!

    再然后,是他自己的打拳。

    小草摇曳,景象频生,当小草恢复静止之时,那些纷繁的景象亦为之消失。而到了这个时候,许广陵也已经明白了——

    这棵小草,蕴藏着他所有的有关太极拳的记忆。

    不,更不如说,这棵小草,本就是他的“太极拳记忆”所化。

    迄今为止,他的所有有关太极拳的学习、思考、成果,凝结成了意识的这棵小草。

    心念如风,吹拂上了这棵小草边上的另一株小草。

    形意拳!

    然后,一株接一株,那心念的风吹拂遍了这一丛所有的小草。

    八极拳!

    螳螂拳!

    虎鹤双形拳!

    ……

    一株接一株,这一丛小草,共计一百十四株,也是一百十四种拳法。

    许广陵陷入凝思。

    这些拳法,基本全都是陈老先生所授,当初学习的时候,他认真地学着其的每一套,而每一套,也都可以说是让他大开眼界。

    藉由着这些拳法,他对拳、掌、指、肘、肩、背、腰、膝、脚等身体各个部位以及整个身体的认识,差不多是从零开始,然后上升到了一个相当的地步。

    再然后,他对刚猛、阴柔、沉稳、轻盈、大开大合、谨守方寸等等方面的认识,也是如斯。

    但,那是过去的事了。

    以现在的眼光看,这一百十四种拳法,冗余太多,错谬及不当之处亦太多,然后,彼此间,重复或相似度极高的,也一样太多。

    那些冗余,那些不当,那些重复,是没有意义的。

    那么,留存这些东西,有意义吗?

    从单纯的知识收集的角度来说,是有意义的。但知识收集,又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展示人前?

    又为了只是展示给自己,他谙熟一百十四种拳法?

    许广陵心念动处,轻风再次吹拂,这一次,不是吹拂于这丛小草的某一株上面,而是吹拂着这一丛所有的小草。

    就在吹拂,这丛小草,由具体而虚化,片刻后,又从虚化而重新凝实。

    但是再次凝实之后,已经不再是一百十四株小草,而是只有两株,一株青色的,透明如青玉,一株黑褐色的,混浊非常。

    心念如风,再次吹拂,先是吹拂上了那株青色的小草。

    不再是某一套完整的拳法,而只是散,一式又一式的散,展示着拳、掌、指等的各种应用。

    随后,心念之风又吹拂上了那株黑褐色的小草,这同样是一式又一式的散,同样是展示着拳、掌、指等的各种应用,但这次展示,却是反面的展示。

    不是毫无意义的反面。

    而是,顾此则失彼,捉襟则见肘。

    这些散招式,各有其立足点,但是,立足点对了,而由这些立足点出发以后,行走的方向,错了。

    一株青色。

    一株黑褐色。

    青色,是许广陵站在现在的高度,所认为的“正确”。

    同样,黑褐色,是许广陵站在现在的高度,所认为的“不正确”。

    正确有其理。

    不正确亦有其理。

    两者对照相参,那就是一个人对身体的从局部到整体,在“攻击”、“防守”方面,或者说,在“输出”与“调整应对”方面,从拙劣的本能,到合理的统筹,这样一种认识。

    许广陵心念又一动,这一次,仿佛是启动了某种退出制。

    眼前的两株小草不见了,小草生长其上的那小岛不见了,小岛存在其的湖泊亦不见了,整个的意识空间,都不见了。

    回到了正常的或者说往日的身心状态。

    许广陵正常地凝思。

    关于拳法。

    从最初的章老先生那里,到后来的陈老先生那里,到后来,他和那些战士的对战,再到后来,他在天池的拆解。

    一切的记忆,都清晰如缕。

    他一共学习了太极拳、形意拳等一百十四套拳法。

    但是。

    太极拳,他不记得了。

    形意拳,他也不记得了。

    那些所有的一百十四套拳法,全都从他的记忆消失了,还存在着的,只是两套散,一套可以应用的,一套作为反面例子的。

    察觉到这种改变,许广陵微微一笑。

    老子《道德经》的一句话,忽然地就浮现了出来:“为学日益,为道日损。”

    学,不是为了学。

    学,不是为了要成为一个“学者”。

    学,是为了“用”。

    而所谓用者,用即是“道”。

    当道生时,先前诸般所学,如雪消融,而其所融成者,即是道。

    一道生,诸识灭。

    万识灭尽,则识域清宁,而清宁之,有种种道萌长于其。

    ==

    感谢“轩辕断刃”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睡懒觉的老鼠”的月票捧场。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