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 王者时刻

正文卷 第十四章 带我飞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cc


    为了表现的轻松自然随意不正式,何遇跟莫羡说话的时候一直没起身,更没有一直盯着莫羡。只是在问出那话时半转了一下身子看了莫羡一眼,跟着便已经在转回,表现出了一付并不在意的模样。

    结果莫羡的回答是如此的迅以及简短。

    “好啊”,两个字,对何遇出的却好像是“不许动动一下就打死你”一般的指令,正往回转身的何遇,忽就僵在了那,耳边响着的尽是莫羡整理书本的声音,除此何遇仿佛什么都听不见了。

    何遇不知道自己愣了有多久,凭感觉来说,他觉得自己僵了可能得有一个世纪,僵得他身子都有些不会动了。

    原本要转回的身子重新被他扭了回来,他看向莫羡时,还没来及说什么,莫羡却已经朝他递来了一页纸。

    “什么?”何遇有些机械地问道。

    “我的时间表。”莫羡说。

    “时间表?”何遇此时大脑运转的度,用电脑的术语来说就仿佛是4位档次的微处理器,属于cpu进化史上的最初级阶段。

    “一起训练不需要明确时间吗?”莫羡说。

    “咱俩的课表那不都是一样的吗?”不会思考的何遇只会顺着莫羡在说的内容往下继续。

    “这是我的时间表,不是课表。”莫羡说。

    “哦?”何遇傻愣愣地接过一看,虽非课表,但与课表的排列方式也无两样,只是相比起何遇他们的课表,莫羡这份时间表要密集的太多了。何遇捧着看了许久,其实一个字也没看进去,半晌后抬起头来说的话也是与这时间表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你是答应了吗?”何遇说。

    莫羡微皱了下眉,对于何遇这仿佛46o一般的延迟显然有些不喜欢,不过还是点了下头。

    “为什么?”何遇几乎是脱口而出。这好一会的46o其实都是因为这个问题造成的,这事隔谁身上都会有些困扰。

    好比唐僧取经做好了走十万八千里遇九九八十一难的心理准备,结果刚出大明宫,佛祖就从天而降说你来了,经书在这呢,请收好。这事能忍?

    何遇望着莫羡,这一刻想知道这个答案的迫切心情已过拉莫羡进队的愿景。结果莫羡却是有些不解:“什么为什么?”

    “呃……其实我没想到你会答应加入战队。”何遇说着低头又看了眼莫羡的时间表,“毕竟你看起来这么忙。”

    “可我还是经常会打几局游戏啊。自己打,或者跟你们一起打,这又有什么区别?”莫羡说。

    “听起来很有道理……”何遇说。

    “就是如此而已。”莫羡说。

    “那好吧……我跟大家说。”何遇说。

    “好的。”莫羡说完就又继续忙他的事了,无非都是每晚回到寝室后要做的那些琐事,跟平时没有任何两样,何遇在一旁却像是被雷劈过了一样。

    手机翻开浪7的小群,不出他所料,周沫正和高歌聊着今天莫羡的表现。对于莫羡的实力两人都高度认可,对于他的加入两人都高度期待,但是同时也都觉得这很难很难。

    被雷劈了似的何遇,觉得不能就这样这般境遇,也要给他们来点震撼的,于是抬头朝莫羡道:“我拉你进我们的战队群啊。”

    “好的。”莫羡说。

    于是小群里的聊天,在系统提示有新人加入的那一瞬间戛然而止了。

    莫羡的微信名用得不是真名,但却是他玩游戏时一样的名:薛定谔的猫。

    然后薛定谔的猫就说话了。

    “大家好。”他说。

    “这是我的时间表。”他又说。

    随后一张图被进了群里,然后何遇就看到莫羡放下手机继续忙他那些回寝室休息前要做的那些事去了。

    “???”三个问号来自周沫,而且是小窗私聊。他显然是震惊了,或者心里还有一些不确信,但不管怎样薛定谔的猫已经在群里,他感觉不好在群里说什么,找何遇私聊来了。

    46o的情绪就这样从何遇转交到了周沫这里,恢复正常的何遇此时淡定回复两字:“搞定。”

    “怎么搞定的?”周沫立即回问。

    “一句话的事。”何遇说。

    “什么话?”周沫大惊失色。

    “要不要加入我们战队一起玩呀?”何遇回复。

    然后就是长久的沉默,过了足足有半分钟。

    “然后呢?”周沫问。

    “然后他说好啊。”何遇说。

    “就这样?”

    “就这样。”

    再一次的沉默,半分钟过去了都没好。何遇没有继续等下去,以他对周沫的了解,他觉得不可能仅仅是46o,这会八成已经是死机重启去了,需要等待。

    聊天窗切回群里,一看还是高歌师姐比较从容,做事也是一丝不苟。莫羡了时间表,她就马上认真看时间表,看完就提意见了:“你这时间安排得很满了啊,哪有时间训练?”

    “时间表以外的时间。”何遇看着莫羡走过书桌时看了眼手机,现有消息就回复了。

    “你说得是每晚1o点以后吗?”高歌说。

    “是的。”莫羡说。

    “那比赛时间呢?”高歌说。

    “我会尽可能调整开。”莫羡说。

    “如果实在调整不开呢?”高歌问。

    “那就考虑一下能不能让比赛时间调整一下。”莫羡说。

    “这个主意还真是棒啊!”高歌说。

    “仅有的两种方法。”莫羡说。

    “如果还是不行呢?”高歌继续问。

    “那我只能根据事情的重要程度做出取舍了。”莫羡说。

    “比赛对你而言重要程度有多少?”高歌问。

    “零。”莫羡回答。

    “我的话讲完了。”高歌说。

    “师姐晚安。”莫羡有礼貌,且认识高歌。

    在旁围观,一句都没敢插的何遇和周沫此时汗都快下来了。在高歌的心目中游戏是需要百分百认真对待的事,可在莫羡这里,比赛的重要程度直接就是零分。

    两人注视着系统消息,丝毫不怀疑莫羡会马上被高歌踹了。毕竟对于高歌来说游戏的态度从来都是比游戏的技术更加重要一些。

    两人等了有一分钟,莫羡没有被踢,高歌也好像真的讲完话了,没有再出声。

    而莫羡,何遇看着他收拾好了一些,已经开始朝床上钻了。

    “要开一局吗?”在床上坐好的莫羡看向何遇问道。

    何遇马上也拿起手机跳上了床,简短而有力地回答了莫羡:“带我飞。”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