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87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cc


    在马上就要触及她的手时。

    孙二蛋突然转过头问我:“你猜我现在住在何处”还未等我回答便又得意洋洋道:“我住在衙门里官老爷觉得我捉妖厉害,请我去衙门开课收徒呢每月给我二钱银子我很快便能将天师堂建起来了”

    我的手飞快地收回来,心“砰砰”猛跳了几下,道:“二蛋姑娘果然是女中豪杰,十分厉害。”

    她扬起头道:“不用你说我也晓得。”复又问:“你离开的时日里可有想我”

    乍然被问到这样的问题,我老脸一红,低下头,用蚊子哼哼一般的声音答道:“想。”

    她狠狠拍了一把我的背,道:“多久没吃饭了,怎的声音这样小”

    我提高音量,直言道:“想。”

    孙二蛋满意地点点头:“算你有良心对得起我送你的那身衣裳。对了,我的衣裳呢”

    我心道:“都破成那样了你还惦记着虽我也心疼,可是被阴炎真火烧了我也救不回来。”只得心虚地将头又低了低,道:“不小心烧了,我,我会赔给你的。”

    孙二蛋突然抓住我的手,道:“我看你也不像个有钱赔的,还是以身抵债,给我捏肩捶背,洗衣擦地算了。”

    一股热意从我的脚底冒到头顶,再看看被她抓着的手,舌头都捋不直了。磕磕巴巴道:“我、我虽不会捏肩捶背,洗、洗衣、洗衣擦地,可学、学东西很快的。”

    她的眼睛弯成月牙形状,笑道:“那你可要好好学。”而后牵着我的手背在身后,悠悠然继续迎着月光向前。

    我望着她的背影,嘴角不自觉向上弯起,心里默念:“莫说以身抵债,即便是将我的全部都拿去,我都是愿的。”

    作者有话要说:  九潇:啧啧,桑儿的前世脸皮果真也厚得紧,却是个受。

    桑儿:孙二蛋才是欲擒故纵的诱受

    孙二蛋:诱受我只是骗了个丫鬟回家,你们未免想得太多了

    黄泉:你们不要惹我,不然我分分钟表演跳火坑给你们看

    、番外二后续

    再次拥着九潇入睡之时, 我有些不敢相信, 自己失去的稀世珍宝又回到了怀中。

    她背对着我, 犹自恼道:“都罚你不许上床了, 你为何还黏着我”

    我手上愈发抱得紧了些,道:“我又不是不晓得你一贯口是心非的, 罚我不许上床,就是巴不得我永远不要下床才好。”

    九潇嗔道:“你脑子里都装着甚怪东西谁要同你永远不下床了何况你体力也没那般好”

    我愣了片刻, 随即憋住笑, 语气暧昧道:“夫人这语气, 莫不是想到别处去了在床上规规矩矩睡觉要何体力亦或是同夫人说说私房话,也不需要多少体力。还是夫人心里想的是要同我永远在床上行巫山云雨之事”

    九潇立时就想将我从床上蹬下去, 好在我了解她的性子, 反应迅速,翻身钳住她的腿,压在她身上。

    她挣扎了一阵, 还是动弹不得,嘟囔道:“躺了那么久, 力气怎的还如此大”

    我心安理得地趴在她身上, 头枕着两坨软肉, 道:“自是因为休息够了,才体力充沛,随时可以做夫人脑子里想的那些事。”

    “你住口”她羞恼极了,大约是因着几十年未被调戏过,所以反应比从前更加激烈。

    我不再逗她, 轻轻抚上她的脸,道:“我在那个世界日日念着夫人,很想很想。”

    身下的人卸下劲,放软身子,将我的头环在臂弯里,道:“那个世界桑儿的元神去了哪里”

    “一个同这里很不一样的地方。”我答道,“在那里,我见着了一个与你长得很像的人,可我晓得她不是你,每回看见她,我就愈发想念夫人。我在那里只待了一个月,却不曾想夫人却已然等了我五十年。我的确该打。”

    九潇语气忽的紧张起来,道:“那你没同那个女子如何吧”

    我用力拍了一下她的脑袋,道:“你这里装的是杂草么竟这样看待我”

    九潇委屈道:“我晓得你不会同她如何,却还是想问一下才好安心。谁晓得桑儿会不会又不记得事,被人骗了去”

    我想起萧久给我做心里治疗时的引导,不禁笑出来,柔声道:“这世上能将我骗到手的,大约也只有夫人了。”

    九潇把我的身子往上抽了抽,额头顶在我的额上,道:“你不在的日子里,玥儿同太子成了亲,孩子都有五个了。灵儿忽的发现自己喜欢小青,成天追着她跑,然小青没那方面心思,到处躲,只是每次都会被找到。莫云同南仙因着那场大战用了太多神力,一时无法恢复,索性去凡间当了对平凡夫妻。还有虚谷”

    我将手收紧了些,心疼地打断道:“那你呢”

    “我自然是在等你回来了。你说过你会回来的,只是我不晓得你何时回来。你看,我连喜服都没脱。”

    我心间刺痛了一下,猝不及防落下一滴滚烫的泪,滴在九潇的脸上。我赶紧伸手抹了一把,亲了亲她的鼻尖,道:“夫人真乖,我归家晚了,对不起。”

    她继续道:“其实等你时也没如何辛苦,元宝带我去了一个地方,是天师堂始祖从前住过的地方,那里埋了许多竹简,讲了一段十分凄美的爱情,很是吸引人,我看了许久才看完,都无暇想你了。”

    我道:“嗯如何凄美了”

    九潇的眼睛亮晶晶的,笑了几声,才道:“你晓不晓得,天师堂的始祖竟叫孙二蛋这委实是个特别的名字。”

    我在她的感染下笑了几声,她却突然变了脸,道:“你莫嘻嘻哈哈的,她后来很苦的。”

    我立时禁声,心道:“这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么”

    九潇接下来,讲了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这个故事,是孙二蛋的恋人记述下来的,她从未透露过名姓,可我晓得,那人约摸就是我的前世了。

    原来,她的神力回归本体之时,便无法触碰自己的恋人。于是每次神力一回来,就去阴炎真火里烧一回。我试过那阴炎真火,自是晓得其中厉害,不由对她多了几分佩服。只是后来,阴炎真火也烧不完她的神力了。所以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再也触碰不得深爱之人。可哪怕是这样,她单是能看见孙二蛋,也觉得无比幸福。

    然,人和神,终究是不该相恋的。因为人有生老病死。

    孙二蛋虽是个天师,能比常人多活个几百年,却终究抵不过道法自然,会渐渐走向垂暮,直至步入轮回。

    故事到孙二蛋死后,便戛然而止,九潇十分好奇,写这故事的神后来如何了。

    我道:“她们那样相爱,不管轮回几世,孙二蛋的恋人,定然都会寻得她的。”

    九潇抹了下眼角的泪,道:“嗯,她后来一定是寻到孙二蛋的转世,继续过神仙眷侣的日子去了。”

    我终于晓得,自个儿的第一世为何那样决然,放弃了与天同寿的生命,放弃了所有的记忆。若是同心爱之人再见面时,只有自己记得那些或甜蜜或悲伤的过往,那该比阴炎真火的烧灼之痛更甚多少

    不过现下想想,当真是造化弄人,好不容易等到了转世,我却还是碰不得九潇。在异世折腾了一圈,还当了一阵傻子,才终于抱得美人归。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妒英才”定是我的才识与美貌太出众,才引得老天这般嫉妒

    这样说来,我竟为九潇守身如玉了几百万年

    思及此,我便觉得自己的确该同夫人在床上待一辈子才是,不然亏得很。

    九潇打了个哈欠,道:“桑儿我困了,我们这便睡了吧。”

    此时,我的眼睛已然冒出绿光,道:“我这副身子都五十年不曾进食了,饿得紧,睡不着。”

    她嘟哝道:“你是神仙,如何会饿了你若饿,便自己去寻吃的,我要睡唔”

    我压上去堵住她的嘴,将碍事的衣料除了,手自下而上抚过她光洁的肌肤,含混道:“夫人尽管睡,我自个儿寻吃的。”

    九潇的身子倏然绷直,只是我还未得意片刻,她却是一个翻身,将我的手扣在头顶,道:“我想了想,既桑儿饿了五十年,合该我来喂饱你,哪能让你亲自动手呢~”

    说着,将唇落在我的耳畔,包裹住我的耳垂,热乎乎的舌头极尽挑逗,酥麻之感从耳入心,叫我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她略带凉意的手如羽毛般划过我火热的皮肤,引起阵阵颤栗。随之而来的,是一个个细碎的吻,让我仿佛置身于云巅之上,如醉如梦。

    这次不同于以往,她亲到我的肚脐之时并未停下,而是一路进了花丛,吻上早已蜜液汩汩的花蕊。一阵阵快意席卷之下,我直直冲上云霄,脑中迸出无数道白光,最后瘫软在她怀里。

    我还未缓过神来,便听她道:“原来桑儿最喜欢被这般对待,方才还不熟练,我们再来。”

    旖旎之声再次响起,我晓得,世上绝无仅有的珍馐美味,就在自个儿嘴边,且会永永远远地伴着我,哪怕入多少次轮回,我亦会寻得她、爱上她、呵护她,嗯吃了她。

    作者有话要说:  桑儿:你个不正经的老东西,为何最后是我被推到了

    作者菌:是你喊饿,我才好心喂饱你的。

    九潇:甚得我心,九攻大旗不倒。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