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20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cc


    那些人最开始接近林沂,无非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如今一切都照着他们所设想的进行,林沂自然就成了瓮中之鳖。

    林沂被安排在两夫妻手里,他的条件算不得里面最好的,但胜在年纪小,必竟在那些客人眼里,年纪越小便越干净。

    他接的第一个客人快有七十岁,当他看到这个老头时,心里有些悲凉,但更多的是对对方的讥讽。

    这个老头是个穿着干净体面的老人,吃公家饭并且儿孙满堂,不难想象他会牵着孙子的手,一脸慈蔼的在街上遛弯。可人的面皮往往是用来蛊惑人心的,当门被关上的下一刻,林沂终于感悟到人心深处的能丑陋到何种地步。

    夫妻俩手里的那些客人,有什么癖好大致都被摸得一清二楚,来之前林沂就被叮嘱过需注意哪些事项,因打着第一次的旗号,所以他万万不能过于主动,换句话说就是任其摆布就好了。

    这老头有些怪癖,却是那种不会伤人的怪癖,在限定的两个小时里,他几乎舔遍了林沂的全身,却一直都硬不起来。最后便只能用手指,整个过程林沂都徘徊在厌恶对方与自我厌恶之中.

    使林沂整颗心沉入谷底的是在这样一个老头的手里他竟然还起反应,那老头将他倾泻出来的东西悉数吞入口中,那满足的表情险些让林沂当场吐出来。

    洗过澡那老头给了他三千块钱,并说下个星期让他再来。

    下了楼,来接他的人就将车停在路旁,林沂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将那三千块钱全数交到男人手里。

    女人也来了,并问他感觉如何。

    林沂久久的看着她,不知该如何作答,只觉得那老头的唾液,虽经由过肥皂的冲洗却还是残留在身上,他浑身都不自在,恨不得快些回去搓下一层皮来。

    那一刻他的心里空的,整个人就像是被抛在半空中,来时的路不明未来也不敢去想。车子发动后,他看着车窗外的车水马龙,眼泪就那样不可遏止的流了下来。

    接着便一发不可收拾。

    夫妻俩惺惺作态的劝慰里没有一点温情,他们只会重复那句:“习惯就好了,习惯就好了”

    真的会习惯吗

    失明的人能够接受黑暗,那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再没有重见天光的机会,落入深渊的人坐等死亡来临,那是因为知道不会有人会来救他们,可他的自甘堕落却没有任何理由

    半个月后,他还是没能习惯,也许是夫妻俩早察觉到他不适合这行,所以当林沂开口说要走时他们并没有多做挽留,并且当时就给他算了工资。

    最终女人只给了他一千五。

    他没有据理力争的勇气,因为他深知若自己同他们撕破脸,不仅这些钱得不到,兴许他还会讨一身的伤。

    这片地界就是这样,当你够为他们挣钱时就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爷,要做的事情唯独就那一件。可当你不能为他创造价值,就会变得连条狗都不如,所以趁着他们未变脸前,能滚多远滚多远。

    夫妻两有个八岁大的孩子,林沂走的时候他还难过的哭了。

    或许那个孩子会成为那段岁月里的一点慰藉,可当林沂迈出他家大门的时候,却在心里阴狠的诅咒这个孩子不得好死。

    因为只有这样,那对夫妻才会痛不欲生。

    楼梯间的感应灯灭了很久,林沂泥足深陷在那段回忆里,整个人都是冰凉的。

    他觉得释然了许多,却不打算就此放过自己放过他人。林沂抬起头,似在宣布重大的决定那般郑重:“钱多多,这世界上有两类人,一类人活得四季分明坦坦荡荡,另一类人活得愁云惨淡蝇营狗苟,显然你是前者我是后者,所以我看不惯你那副未经摧残的样子。”

    最重的是,你不会真心接纳像我这种手脚冰冷,由内到外都阴寒沁骨的怪物。

    林沂拿钥匙开了门,本打算就此将那个人永远关在门外,哪怕今后在别的地方见到也只当对方一个陌生人。

    他并非有多恨钱南山,甚至在获悉他死亡的那一刻,心底已凝结成型的一角为此而坍塌。原本还有个人,能让他将一切的罪责不用归咎在自己身上,找到一个借口让自己好过一些,为自己的浑浑噩噩不思进取找一个借口。

    对于钱南山,他刻意使其变得扑朔迷离,为的就是不去直面真相,从而见识到自己有多么的不堪。

    就在门被关上的前一刻,钱多多双手将门沿掰住,暂停了他单方面的推拒。

    林沂一脸漠然:“放手。”

    他猛的一下将门拉开闪身进了屋里,并随手将门带上,陡然间,钱多多一反先前的态度将林沂推到墙上,并且用双手死死禁锢住。

    “林沂”钱多多恶狠狠的看着他:“如果这就是你要将我推开的理由,那么我不接受,如果是因为我大哥,那我还是不接受,你看不惯我也好讨厌我也罢,总之这件事不能你一个人说了算,我曾经说过的,有些事听了就要负责,你不能就这么把我撂下不管”

    他的声势渐弱,不容忤逆的强横慢慢转化成央求:“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什么都没做错,你不能这么对我”

    林沂心里的委屈不比钱多多要少,若凡事都能依从本心,他又何必在这场自我厌恶与自知之明的角逐中,战得浑身是伤。若是依从本心,他势必会立马就拥住眼前的人,不管明天会不会互生嫌隙,只要度过难挨的今夜,他什么都不想去管了。

    可他不能,因为他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钱多多。

    不是看不惯,而是配不上。

    林沂抽噎道:“放了我,好吗”

    钱多多一头扎进他的颈窝,将林沂整个人紧搂在怀里,一面摇头一面说:“不放,死也不放。”

    直到这一刻林沂才深刻体会到,原来拥抱会是一件这么美好的事情,当彼此体温交融,那些始终捂不化的东西正在渐渐松动,暖意一点点蔓延进整个身躯,就连那些来路不明的倦怠也逐渐溃散。

    忽而间他破涕为笑,是情绪大起大落后的云淡风轻,也是在对自己缴械投降:“钱多多,你有没有觉得我们现在就像是两个傻逼”

    钱多多瓮声瓮气的回答:“是挺傻的。”

    林沂搂着他的脑袋,无视掉有些扎人的头发,心平气和的问:“那好傻逼,傻逼我能不能问傻逼你几个问题。”

    他在林沂的颈窝里蹭了蹭:“傻逼你问吧”

    “你究竟看上了我哪一点。”

    钱多多沉吟了片刻:“不只一点,是好多点。”

    林沂深吸一口气,闻见他身上有股淡淡的香皂味:“哦那你说说看。”

    “矮了一点,胖了一点,腿短了一点,脾气怪了一点,骚了一点浪了一点,太欲求不满一点,装模作样一点,不尊老爱幼一点,故事也多了一点”

    林沂咬了咬他耳尖:“还有吗”

    “没有优点,算不算一点”

    “你继续。”

    钱多多放开林沂,后又搂住他的腰,本是随口而来的情话,却因他尤为认真的表情成了不可撼动的山盟海誓:“以后我会多让你一点,多关心你一点,持久力再强一点,体力也要好一点,经打一点经骂一点,别人十点也不及你一点,你说一点我不说两点,你说一百点我点点都照办,要把你惯得跟斑点狗一点浑身是缺点。”

    林沂的手从对方锁骨一路滑至前胸:“我都成那样了你还会要”

    “你都成这样了我还死赖着不走,所以还有什么是能吓到我的”

    “可我以前喜欢过你哥。”

    钱多多将他抱起,挪步到沙发上:“那是因为你之后会喜欢我,所以才顺带喜欢他。

    “你脸皮能再厚一点吗”

    “为了你,多厚都行。”

    再坚硬的心也会在耳鬓厮磨的温情里被软化,再别扭的灵魂也会在强大的欲念里返本还源。

    激情之中的你一言我一语,嬉笑怒骂间是是非非,将沉重的情绪消散,也将林沂心头那些自我做对的矫揉造作一并瓦解。

    原本并不复杂的事,却在碰到像林沂这样的人后百结成丝,好就好在恋上他的是一个不懂得顺水推舟,只凭一意孤行的钱多多,用自己的一身蛮劲将那些乱丝强扯开来,放出作茧自缚因而受困的林沂。

    林沂自我预言的末日就同2012年的玛雅人预言的末日一样,是子虚乌有的事儿。也是因为在那之前,钱多多还未走进他的生命当中,而今这条大尾巴狼出现了,几声狼嚎吓跑了末日,生活就又成了另一番模样。

    林沂说:“以前,我总觉得自己会在一条与人群愈行愈远的道路上了此残生,在自我催眠里泥足深陷,在流沙地里放弃挣扎,自此成就一个没有任何丰功伟绩的英雄。可现在我却觉得,幸好有一个人拉了我一把,虽然不是我曾希望的那个人,但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失落。

    钱多多,我喜欢你。

    你说过的,听了就要负责。”

    小说下载尽在<a href":" targ"blank">:<a>  宅书屋论坛.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