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广臣喝醉,无奈死心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cc


    “boss,你别喝了,小心身T。”凌杰看着坐在地板上一脸颓废的罗大少爷不要命一般疯狂的往自己嘴里灌从外面买的高度白酒就不禁有些头疼。再看看他身边倒着的四个空的酒瓶,更是觉得自己似乎快活会不出去了。罗家太后在他们来a市之前对他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照顾好大少爷,而刚开始也的确不用他C心,甚至自己在阮经理面前乖得像一只猫,甚至在他在国外受伤把他吓得快没了魂魄的时候还老老实实的该G嘛G嘛,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是现在看来,他这一副被戴了绿帽一样的状态,让他不禁有些想要扶额。

    本来知道他昨天翘班去照顾阮经理甚至下午开走了自己的车把貌似病了的阮小姐送往医院的时候,差点吓得凌助理把里的扔出去。好不容易等苦命的他按照罗大少爷的指示开完会议,对付完董事会那帮老不死的东西们想要回家睡一会儿的时候,下的人又报告抓住那个嫌自己命短的王医生了,他只能拖着自己疲惫的身T和脑神经去陪着看起来心情不错的罗大少爷去审问。折腾到大半夜后,某个有异X没人X的家伙啪啪的跑回医院继续对美nv献殷勤,而倒霉的自己则留下来处理后续到天蒙蒙亮。幸亏第二天是周末,不然就是孺子牛都会累出疯牛病的。

    可是天不如人愿,尤其是对倒霉的凌杰来说,刚睡下四个小时,完全没有恢复T力和精力的时候听到门口震天的敲门声,他一瞬间衍生出的杀意已经到了神挡杀神的地步了。拖着有些迷糊的身T和意识打开门后就看到自家小少爷拎着两瓶的白酒摇摇晃晃的蹭进来,一言不发的坐在地上就开始拧瓶盖,往自己的肚子里添加食用酒精。

    就在凌杰有些蒙神,去洗间简单冲了一个澡。就在他打算清醒一下回来好好问个究竟的时候,罗大少爷已经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灭了一整瓶,而里的酒已经被辛勤耕耘的他喝得只剩下个底,马上就没了。

    看着眼前依旧打算消灭剩下J瓶余货的人眼睛有些发红,整个人状态完全不对,像喝白水一样喝酒的某人,凌杰低声咒骂了一句便G脆利索的出夺取他里的酒瓶,可惜晚了一步,拿回来的只有J乎一滴不剩的空瓶子。

    拎起来看了看瓶子上的标志,凌杰有些诧异的发现这并不是什么平时他们常喝的高端白酒,而似乎是百十块钱一瓶的在他们眼里的低端酒精勾兑出来的。这种酒除了价廉之外还有另一个作用,醉的快,上头猛,了难受。

    考虑了一下不在一个层面的战斗力以及还处于困倦虚软状态的自己和某个看似心情不好,喝大了的赛亚人之间的实力差距。凌杰转身从冰箱里拿出来了两瓶酸N和一个面包。放在他面前一瓶便自己安安静静的享受自己的早午饭结合餐。宝宝快饿死了。

    “凌杰,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就在凌杰已经风卷残云般搞定了一个面包,在考虑要不要再去冰箱里刨一个能填肚子的东西的时候,已经喝了两瓶酒的罗大少爷才随把里的酒瓶扔到地上,看着第瓶没被打开的酒,慢悠悠的开口说道:“我明知道她有未婚夫,我明知道我们之间差了太多,我对她有欺瞒和利用,但是我还是动心了,并且义无反顾的做了很多,费尽心思的了解她,不择段的想要她对我动情,可是,这毕竟是有悖原则的。”

    凌杰看着他边说边动把最后一瓶酒拧开的时候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虽然他酒量不错,但是两斤的白酒就很过分了,斤?他这是要寻死还是恨不得自己死啊?趁着酒醉的罗大少爷反应迟钝,凌杰一夺过他里的酒瓶,另一只飞快的把刚刚拧开的酸N塞进他的里,这才暗自松了口气。

    罗广臣有些茫然的看着里微凉的饮品,微微一笑倒是没说什么,淡淡的喝了一口便又开口进行倾述:“今天在病房,看到她那个未婚夫细心的照顾她,眼睛里的宠溺J乎已经溢了出来,想必是真的完全对她倾心了,而且她未来的婆婆也是真心喜欢她,照顾她甚至像是对自己的亲生nv儿一般,以后应该也没人会欺负她。甚至这份心意比她自己的母亲还好,只怕是日久必定会生情,也就更没我什么事了。那我现在…”

    “等一下。”凌杰停下正忙着往自己嘴里塞东西的,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磨磨唧唧的罗广臣歪着头问道:“说起来好像阮紫妍真正的母亲好像一直都没出现。无论是阮紫妍之前在国外受伤还是这次生病,怎么都不露面?你不觉得有问题吗?”

    “是吗?”蒙圈的罗广臣不在意的随便摆了摆:“她父亲还在医院半死不活的躺着,她一心照顾阮君清,可能没时间吧。而且她们应该自己打电话J流过,管他们呢。但是我,真的想放弃了。”

    恩?凌杰有些诧异的看着他。刚才是谁在回忆自己的辛勤付出的?是谁在唠唠叨叨说自己的真心的?怎么才一眨眼就放弃了?

    “我今天才知道,我们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说都不合适,而她现在身边的人也对她很好,明显是真心对她。就算她说过对那个姓顾的没什么感情,就算她现在可能对我有一点好感。但是她仍然不会放弃他,那个顾成杰也会给她真正的幸福,至少使我无法给她的,那种平淡安稳的生活。”

    “唉,你醉了,就去睡吧。”凌杰看着好友眼里的悲哀,不由的也有些觉得无奈,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我们做好下的事,大不了做完了就回去,再也不回来。你过来咱俩一起住吧,想以前一样。”

    罗广臣靠着凌杰的肩膀,随他慢慢向卧室走去。或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吧?罗广臣低着头默默的想着,做完后就回去,再也不回来。时间,总会冲去所有一切。

    等到紫妍完全恢复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这两天时间,只要是早午晚饭,顾妈妈都会带着做好的饭来监督她吃下去,而顾成杰则是G脆请假一直陪着自己,直到他出院回家。

    “老大,你先回去休息吧,等后天星期一再说工作。”因为担心她的身T而同她一起回公寓的千灵把她扶到床上,看着她轻声说道。而罗广臣以不会照顾nv生而且现在可能不方便为由搬到了对面的凌杰家里,正好空了一个房间给千灵住。

    “我没事,你回去吧,我也睡会儿。”紫妍把千灵打发走后便躺在床上发呆。房子里空空的,好像丢了魂。

    ------题外话------

    每天一堆事,越来越没有写下去的勇气了。大家给个支持好不好~()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