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玲珑公子日常之父子的战争

请记住本站域名:http://www.919v.cc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短短J天就要说再见了,完结咯,雪要继续闭关写作了,准备下一部nv扮男装的嫌疑类作品哦~

    ------题外话------

    在某个午后,得知此事的某个好事nv,拿着一个小N瓶在玲珑公子跟前晃动,如是说道。|

    “来,叫声万俟婶婶来听听~”

    因为,最后大家一致友好协商决定,按照洛王爷与万俟寻的师兄弟关系来为准绳,没收了玲珑公子作为成叔叔的代号,降级为成哥哥……

    但,毕竟N爸是万俟寻啊!江湖第一神判,怎么会在这个问题上被难倒,最后的结果受伤的果然还是玲珑公子。

    “……”N爸内心很奔溃,你们父子俩打嘴仗,为什么要牵扯无辜的我!

    要说玲珑公子毕竟已经跟洛王爷斗了辣么多年,果然是了解自己老爹的尿X,就听洛王爷继续慢条斯理的回答道:“不过,师弟啊~你原本是与我同辈,如果你家儿子叫我成爷爷,那你不就成了我的晚辈了?”

    玲珑公子错愕,他家老头子最好形象工程,居然会答应,不不不,此事绝对有诈。

    “啊~这个叫我成爷爷倒也不是不可。”洛王爷摸着下巴道。

    然而,洛王爷毕竟吃过的姜还是比玲珑公子的多,眼珠子转了J圈,就又把问题卷回来给某位完全不像理睬父子两的N爸。

    要说玲珑公子和洛王爷不愧是父子,果然想的模式都是一模一样的。

    顿时就一身JP疙瘩起来,这还让英俊潇洒万人迷的自己……的那些小粉丝心碎了一地。

    想想看,有一天洛王爷自己走在大街上,忽然一个小少年挥着跑过来,嘴上喊着:“成爷爷~爷爷~爷!”

    可是如果含泪答应的话,那他不就成了洛王爷了么!

    玲珑公子这个问题问的巧妙,如果洛王爷反对,叫成叔叔显然是不行的,那样不就跟同样是成叔叔的玲珑公子同辈了么。以后还怎么光明正大的,利用老爹的身份压榨儿子呢!

    果然就见敌军洛王爷一脸错愕,续而惊恐,不对应该叫细思极恐才是。

    G得漂亮,玲珑公子自卫反击战,正是打响了。

    “如果,恒儿要叫我成叔叔的话,按照辈分,是不是应该叫我爹……”说到这里,玲珑公子露出白灿灿的小牙,对着洛王爷灿烂一笑:“成爷爷呢~”

    当然,很明显不管玲珑公子要说什么,目标显然十分明显

    “说!”万俟寻抱起孩子作摇篮状,压根懒得接玲珑公子的梗。

    “啊~万俟寻,本公子忽然想起一个问题。”玲珑公子眼睛都快笑眯到没有缝了。

    万俟家N娃娃表示亚历山大,蹬着小短腿,嘤嘤嘤了一会儿,终于放声嚎啕大哭。这一哭,N爸瞬间头大了,连洛王爷也皱了皱鼻子,表示最怕小孩子哭了。唯独这玲珑公子忽然眼睛一亮,瞬间笑得像打了J血一样。

    万俟寻清了清嗓音,强忍着笑,最后直接把自家娃娃端出来,挡在自己的脸面上……

    毕竟,万俟夫人的账,貌似已经利滚利道说不清楚了,也还不清楚的状态了。而且这件事情,就算想洛王爷求助,大概结果应该会更惨,洛王爷才是J商的鼻祖。账单的事情,果然还是不要让洛王爷知道的好。

    玲珑公子要弄死万俟寻的办法其实还是很简单的,要债。

    “师兄,你真是个妙人!”万俟寻这边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了,玲珑公子愤恨的扭头瞪了万俟寻一眼,表示再笑就弄死你的表情。

    成初,你真的是洛王爷亲生的吗?

    完全可以想象一下,当时的场景,年Y的成初被绑着身子,蹒跚的在前头走着,洛王爷就这么悠闲的牵着绳子,一扇着扇子,堂而皇之的走在大街上。

    而且,这个哪里是什么亲子绳子,根本就是遛狗绳子嘛。

    万俟寻瞪大眼睛,表示已经惊呆了,久久的半晌才回过神来:“可是,我有小厮和暗卫,无须担心走丢的问题。”

    洛王爷做完产品推荐,还摆出了一个完美的势。

    玲珑公子白了自家老爹一眼,十分敷衍的走了两步,这时候就听洛王爷又继续道:“所以,你这个时候就需要这个亲子带,你将绳子一端绑在小孩子身上,另外一端自己拿着,就不用担心小孩子在你不留神的时候走丢了。”

    “这小孩子一到了能够走路的年龄,就很难看管的住。这时候孩子又大了,你出门逛个街,又不可能时时抱着,一放到递上来,稍不留神,这孩子就可能走丢了。”洛王爷说道这,将玲珑公子放到地上,用扇子戳了戳他,示意他走上J步,配合表演。

    这个时候,玲珑公子的腰上俨然已经系上了传说很好用的带子,至于这个带子是做什么用的,就听洛王爷自己慢慢道来。

    “小师弟,让你久等了。”洛王爷与玲珑公子的第n次拉锯战,再次以玲珑公子惨败告终,这时候父子两终于想起客人来,就见洛王爷提着玲珑公子走了过来。

    看见玲珑公子吃瘪的表情,果然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哦不,是姜还是老的辣。

    “……”

    “没关系,你尽管去说。”洛王爷忽然想通了什么,顿时又笑得J诈无比:“你娘亲让你练轻功,看刚才的情况,显然是没有任何进展。你说,要是你娘亲问起你被抓缘由,你可想好如何应答了?”

    洛王爷对付玲珑公子的办法可谓千奇百怪,然而玲珑公子从来是以不变应万变,就是直接报娘亲大人的大腿。果然就见,洛王爷略有迟疑,果然也是个怕老婆的主。

    玲珑公子登着小短腿,一边挣扎一边威胁自己的老爹道:“你再欺负我,我告诉母妃去!”

    玲珑公子虽然已经很努力的逃开了,无奈毕竟腿短,这才没跑多远,就在拐弯处被洛王爷逮住,像拎小J一样将玲珑公子提了回来。

    “不急……”洛王爷啪的收起折扇,悠闲起身,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袖管,这才一跃而起,朝成初逃跑的方向追去。

    “成初这是?”万俟寻很少看到玲珑公子如此暴走模式,茫然问道,不过天生敏锐的嗅觉,已经察觉到了有趣的事情将要发生,嘴角已经抑制不住的上扬。

    成初见到此物,顿时脸Se大变,他现在已经有了些功底,加上洛王爷只是点了他的**道,并不难解,情急之下竟自行解了**道,撒腿就跑。

    “师兄,此为何为?”万俟寻原本对洛王爷已经没有什么好期待了,却见他拿出此物,不免有些好奇。

    就听见微风拂过叶子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就见某个带着猴子面具的暗卫如枯叶飘落,了无痕迹的站在洛王爷身后,恭恭敬敬的递上一个长缎带。

    “去,把本王的御儿法宝拿出来。”

    “……”

    “……”洛王爷轻咳一声,伸直接点了玲珑公子的哑**,对着万俟寻笑道:“大人说话,小孩子cha什么嘴,对吧~”

    玲珑公子一听便不乐意了:“明明是你爬我乱跑,将我扔假山上,由暗卫看着……”

    说道育儿心得,洛王爷自然是要好生卖弄一番:“这孩子刚满月,再过段时日会爬会跑的时候,才是最头疼的。完全就跟脱了缰的野马,管都管不住。初儿那会可没少让人C心,刚把他放地上,这才刚跟人说J句话,便爬到假山上去……”

    这样白依便轻松了。

    洛王爷直接排了能工巧匠,在万俟府打造了一个小冰库,用于储存母**。白依只要chou空将母**存放于小冰库里,小宝宝醒了要喝NN的时候,就由丫鬟从里头去处部分母**加热即可。

    后来,玲珑公子知道此事,特地问了洛王爷,这问题直接解决了。

    这可愁怀了万俟寻,这孩子吃饭睡觉都不定时,吃饱睡睡饱吃,可这大人怎么可能与小孩一个作息。小孩子醒了就要喝NN,完全没办法假于人,白依带着实在是太辛苦了。才J天功夫,都瘦了一圈了,把他心疼死了。

    原因很简单,白依不肯找**娘,自家的孩子,为什么要让别的nv人N!

    这郁闷归郁闷,既然洛王爷难道在此处,万俟寻自然是想向过来人,请教点育儿心得了。毕竟当初的母**问题,可是让万俟寻万分头疼。

    玲珑公子接到信号瞪了万俟寻一眼,我家老头的错,G嘛骂我!

    “……”当然不爽的可不止玲珑公子,这万俟寻也有点不开心了,说谁小崽子了!你家娃才是小崽子呢!

    “……”

    玲珑公子刚梳好发髻,此刻却被他老爹弄得披头散发,他丑着一张脸,一旁的侍nv连忙安w道:“少爷,淡定。您欠王爷的债还未还清,切莫再雪上加霜了。”

    “啊~时间过得可真够快的,昨日初儿还是小崽子这般大,如今就已经是十二家商行的老板了。”洛王爷看到小娃娃,颇为感慨,不忘伸在玲珑公子头上乱摸了一通。

    “……”

    “哼!”玲珑公子相当傲娇的扭头,转过小身板给了万俟寻冷酷的后背,一旁的侍nv倒是懂得察言观,连忙将热过的牛N递上,玲珑公子接过N,开始他的午饭时间。

    万俟寻过来找成初目的也很简单,N爸这活太辛苦,他需要N待玲珑公子下下,缓解一下内心的疲劳。玲珑公子自然是知道的,所以见到万俟寻可没有给好脸Se,上次的成叔叔事件,他的内心还受伤着呢。

    “哟~这不是师弟嘛~”洛王爷眼尖,瞧见万俟寻抱着小N娃,笑得一脸Y光灿烂!

    哦~说错,是玲珑公子单方面在看账本,洛王爷则是在一旁翘着二郎腿,悠闲的扇着扇子,享受悠闲时光的是他。

    此刻正是五月初夏,天气正好,玲珑公子与他家洛王爷难道凑在一起在庭院里头的树荫下,看着账本,一起享受悠闲的时光。

    “虞禾,备娇!去洛王府。”某人抱着孩子,慌慌张张的闪人了。

    个nv人一台戏,幸好万俟寻闪得快!

    “你们这么说,我老娘可不乐意了。我们我家儿子的辛勤奉献,哪有这么高的效率。怎么说第一个儿子得姓万俟!”这么一个话粗理不粗,正式加入了nv人的战争。

    言归正传,nv人间的战争是很可怕的,白依跟沈NN的战斗力已经摆在那了。更加糟糕的是,万俟夫人好死不死正好路过,更糟糕的是,正好很闲,于是以:

    玲珑公子收拾了下自己破碎的玻璃心,十分郁闷的接受了,成叔叔这个代号。

    “……”玲珑公子要喝不下N了,万俟寻!你果然不懂我的心。

    “叫成哥哥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你懂的,这样你与恒儿同辈,不是低了我一辈份了么~”N爸摸了下下巴,也调了下眉ao,与玲珑公子眉目传情了一番:“来,快来叫声万俟叔叔~”

    玲珑公子说到这,还不忘挑眉的同时,晃了下里的N瓶。

    “能不能改叫成哥哥?”玲珑公子皱着那张小脸,上还拿着一瓶N,表情异常严肃的威胁某位新晋N爸:“你看,你们家万俟夫人在余香阁的账还没还清呢,我爹说这利息可是又要滚上一番了,若不是我据理力争,好言相劝……”

    这多煞风景啊!粉丝的节C可是要碎了一地了。

    对于成叔叔这个特别显老的名称,玲珑公子一开始也是拒绝的。想他玲珑公子,这才八岁正是小小鲜R的年纪,走在大街上,多少稚N少nv投来倾慕的目光,如果这时候后面跟着一个小P孩,大声喊着:“成叔叔~叔叔~叔~”

    这个成叔叔,当然不是我们的万人迷智慧过人的洛王爷,而是八岁的玲珑公子。

    话音刚落,万俟寻立刻感觉了两G杀气正从前方扫S过来,笑容顿时僵在当场,他G笑两声:“那个~你们继续,我带孩子去找他的成叔叔。”

    “我能说上J句么?”某人缓缓的举起,有点心虚道:“麻烦娘子大人,在给孩子取名的时候,考虑下万俟……其实也是个挺好姓氏,呵呵……呵……呵呵。”

    提起沈默,众人的心里总是有J分愧疚,白依垂眸,忽然抿唇不语,沈NN见状,心也划过J分酸涩,她这么做也不过是下策,心难免有些愧疚,说到底沈默的死,还是因为她对仇恨的执念太深。

    “你的命是默儿救的,没有他,你能够活下来顺利将孩子生下?!”沈NN见对方也不是个来Y的住,G脆打起感情牌:“默儿已经去了,你这个狠心的nv人,如果还念旧情,就不应该让默儿落了个无子嗣,无后人祭拜的下场!”

    白依一把将孩子扔给旁边的新晋N爸,挑眉一副谁怕谁的模样:“沈NN年事已高,莫非是忘了。没关系,做小辈的有义务帮您回忆一下。您是说过我家第一个孩子跟你姓,可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你只是说了,我也可没有应答您。既未曾允诺,又何来食言。”

    沈家NN坚持:“你们与我这个老太婆约定在先,第一个孩子跟默儿姓。堂堂君子岂能耍赖。”

    故事要从白依诞下麟儿说起,前一段时间的抢娃娃算是暂告一段落,关于孩子到底应该冠上谁的姓氏,可谓是出现了各抒己见,百家争鸣的盛况。
您可以在百度上搜索:四四网
Back to Top
TOP